百无禁忌

拼一下!北大

【全职全员】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嘛[完]

同人世界

竹十七:

6000字左右一更完


-OOC声明:这篇文撸得我自己喜不自胜简直要秃头【xxxx我真不是黑不是黑不是黑你们知道太粉就发红太红了就发黑但是我真的是粉不是黑哈哈哈哈哈哈。


-挺严肃的说:文中出现的现象都是当做华点来写,没有讽刺任何写手太太和画手太太的意思,当有明显讽刺出现时箭头指向的是我自己。


-弃权声明:这玩意儿也是个魔性货不敢让出去哈哈哈哈哈【x但是因为这篇文关系到全职的实体,所以必须说一句荣耀属于蝴蝶蓝崩坏属于我0w<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


 


【一】


——朋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


  


叶修睁开眼,看见头顶熟悉的天花板,恍了恍神。他仔细确定一遍是在自己的全职高手角色统一标配房间里,不是在古代某皇宫某草屋也不是在未来的战舰上,更不是在西方的东方的玄幻故事里。


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叶修又确定了一遍今天他的睁眼方式和下床方式都是人类版本,才放下心来。


一般来说作为全职高手这部小说的主角,他是最“忙着工作”的那个,就连跟他毫无关系的cp场合他也会作为最重要的助推剂去搀和一脚,等到他们HE了之后再深藏功与名地全身而退。但是今天,他竟然没有任何工作安排,叶修顿时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下去了。


好吧,朋友,你肯定听说过全职高手。他们是二次重叠的人物,住在这个共同的全职同人空间里,哪里有关于全职的脑洞他们就被吸到哪里。唔,这么说吧——另一个盒子世界里的写手和画手们每一次创作,都会创造出一个世界,有的完整,有的不完整,而他们便会去往那个世界中根据创作者的心情生存着。每个世界都是平行的,没有时间差也没有长短区别,所以他们可能同时出现在很多个世界,而自己却意识不到。


一句话解释,写手和画手们是世界创造者,他们是各个世界里的演员,在空间和无数世界之间来回穿梭着,只能按照创造者们的剧本走。


当写手和画手们都去休息的时候,他们就也可以休息了——回到全职同人空间拿着他们工作的报酬兑换一些必需品,一起在大厅里吃顿饭,各自回房间,睡觉,第二天早上再疲于奔命。


叶修叼着烟溜溜达达出了门来到大厅,看见已经有不少人了。跟他们这些主角天天忙到要吐不同,留下的大多数人甚至没有机会到别的世界去——怎么说?因为他们很多人在原著中只是出了个场露了个面提了提名字,写手和画手们根本不会写,打酱油也轮不到他们。


他发现了喻文州,蓝雨的其他人都不在,喻文州一个人坐在桌子边吃早饭。叶修走到主神下面兑换了一份早餐——豆浆油条小笼包水晶虾饺,他的早餐力争南北通吃——他端着盘子在喻文州旁边坐下。


“今天很闲?”喻文州看见他惊讶了一下。


叶修点头,问他:“你怎么没和蓝雨其他人一起?”


喻文州低下头戳自己的盘子里的菜,淡定回答:“我便当了。”


“那你也应该死到那个世界里去啊。”叶修默默回想起便当之帝苏沐秋,找了一圈儿没看见他,估计又到处跑场领便当去了——人气还是这么高。


“我还没出场,人设就已经被发便当了。”喻文州忧郁地喝早餐奶。


叶修噎了一下,安慰他:“没事儿,有便当领证明人气又高了,虐虐更健康。”


喻文州抬眼看他,突然笑了:“你今天没出去,是不是也便当了。”


叶修僵住了,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剧情手表,果然他今天被发了46个出场前便当。


 


 


“哈罗。”


大厅那头江波涛跟他们打招呼,一秒之后白光一闪他不见了,再一秒白光一闪他又回来了;下一秒白光一闪他又不见了。


等到江波涛从光柱底下出来的时候叶修和喻文州已经快被闪瞎了,江波涛带着抱歉的笑容坐在他们对面,开口解释:“不好意思啊,这个作者最近在练复活梗……”


“……Never mind.”


“说起来小江也很忙啊。”叶修解决掉豆浆擦擦嘴,“只要是跟小周有关的cp,无论是不是江周江,小江一般都会去打酱油呢。”


“呵呵,我已经习惯了。”江波涛荣辱不惊,开始给全职同人空间第一教科书上课,“一般的同人里面只要出场角色大于等于三个,就必然会有一个助推剂。比如,在以家教瓦利安为小背景的XS世界里,鲁德里亚就是最优秀的例子了。而盗墓的瓶邪世界呢,这个人选要首推胖子。在一定的情况下,这个助推剂有的时候还得当成炮灰,比如,网王里面就盛产炮灰。举个例子来说吧,关于不二周助的CP,无论最后他和谁在一起了,路上都必然有无数炮灰——青学是最虐炮灰,冰帝是专业炮灰,立海是最强炮灰,而六角中呢就绝对是最敬业炮灰,其中佐伯虎次郎从比赛到搞笑到路人甚至是别人的爱情友谊亲缘无所不灰,直接导致佐不二现在冷得连坑都没有。”


他作最后总结:“把这几个人作为我的学习对象,我现在很坦然。刚才的理论同样适用于跟小周有关的CP。无论是all周还是周all,我必然在其中;如果作者是all党但不是江周本命,那么最后的结局我必然炮灰。我的设定一直都是‘在背后看着他开心地离去独自咽下心中的苦涩’——”他顿了顿,被自己恶心了一下,振作起来坚定地继续说,“或者就是轮回的知心大哥哥定位,为队员处理情感难题。”


“……”叶修鼓掌,“小江学高八斗。”


喻文州跟队形:“才富五车——不对,叶神你说错了,是才高八斗。”


“……你听错了。”


“哪里哪里,谬赞了。”江波涛看了一眼手表,悠悠然转身去下一个世界。


“羡慕他啊,活得真轻松。”叶修把最后一个虾饺一口填了。


喻文州点头,联系主神把空盘子收了,看了看手表,笑着说:“我有任务了,先走了。”


叶修和他道过别,看着喻文州也走向主神消失在白色光柱里,低头看自己的手表。


啊,他领到了第79份出场前便当。


 


 


 


【二】


“一帆,出来一下好吗。”


高英杰站在外面特别有礼貌地叫门。乔一帆给他打开门,有点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前辈们在大厅里吵起来了。”高英杰脸上带着隐隐的忧虑,“我有点不放心。”


乔一帆看了看时间,安慰他:“没事,这个点了,创作者们都去休息了。”


他话音刚落,两个人就同时被卷入了一道白光里。


“……可是,总有很多喜欢熬夜的创作者。”高英杰握紧手里的十字大剑,拉起坐在地上的乔一帆看着面前一头看起来似乎会喷火而且好像马上就要喷火的大恶龙——最重要的是它有四五个高英杰和乔一帆垒起来那么高——他们慢慢后退。


乔一帆脸色苍白:“是、是啊。”


两个人转身就跑。高英杰一边跑一边呼叫主神给他们来个世界观,主神平淡的声音回响在他和乔一帆的脑海里。


“世界观:‘开坑之前碎碎念:突发脑洞哦~只是想写西幻的高乔啦XDDDD’,以上为本次世界的已知情报。”


两个好孩子涨红了脸,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能骂出来。


 


 


大厅里。


“哈哈哈哈哈叶修来战啊!”张佳乐站在桌子上指点江山慷慨激昂,“我已经拿到第1320个国际邀请赛第一了!你只有1319个吧!哈哈哈哈哈最后一个创作者不知道怎么了直接没写你啊?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一脸忧郁地站在他后面,思考着是不是提醒他因为这个创作者是个all花党但是雷叶花才没写叶修,而且凭着一个all花的世界压过了叶修一头不是很值得骄傲。


“是啊你也因为激动情不自禁地在赛场上或者颁奖台上或者被窝里或者大孙的肩膀上流下喜悦的泪水1200多次了吧。”叶修开启嘲讽技能,“哥可是就十来次。”


张佳乐噎着了。


对于那个帮助张佳乐一战定胜负的all花世界观完全不知情的王杰希抓紧时间给队员上课:“看。张佳乐是去打比赛顺便谈恋爱的,而叶修是去谈恋爱顺便看人打比赛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之间会有差距。”


“那队长,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一边谈恋爱一边打比赛。”王杰希严肃回答。


“可是队长,我们除了你没人入选邀请赛啊?”


“……咳,不要在意细节。对了,英杰呢?”


高英杰和乔一帆还在亡命奔逃,直到主神提示他们创作者打下了TBC。恶龙瞬间静止在了半空中,两个人同时躺倒在地。


“还、还有十秒钟,传送回去。”高英杰念手表上的字。


“幸好……这个作者……没有像上次那个深夜党一样直接在键盘上睡着……”乔一帆想起上次在草原上看星星的时候从天空中掉下来一堆乱码把他们俩直接淹没了。


 


 


“不,就算你真的爱穿女装我也爱你。”李轩严肃地对吴羽策说。


“不,我真的不爱穿女装。”吴羽策也严肃地对李轩说。


“可是,这个设定已经快从私设扩大到公设了,就像张佳乐的小辫子。”李轩还是严肃地说。


“……他那个是作者含含糊糊表态了的好吗!你TM想看就直说!”吴羽策掀了张佳乐踩着的桌子。


站着也中枪的张佳乐感觉自己今天传送回来的方式可能不太对。


微草这边,高英杰回来了,觉得队里气氛不太对。“嗨,没事啦。”柳非拍他肩膀,“队长只是不知道要跟谁谈恋爱而已,没有副队太孤单了。”


“队长有他的扫把。”


“嗯,还有王不留行。”


“其实队长跟其他队的人的cp也很多很火啊。就像今天我们去的那个——”


“都闭嘴。”王杰希冷静地说,“回屋睡觉。”


微草在回到住宿区的半路上遇见了张新杰,双方各自理智地打了招呼。


“不愧是队长和张副。咱们今天去的那个不是张王cp?”


“是,分手梗,我佩服死队长了。”


马猴烧酒杰西卡在心里告诉自己,王杰希,制怒制怒制怒制怒制怒。


 


今天孙翔的心情也很不好,他又一次被迫当了反派,在那个世界里还一直被叶修的嘲讽持续伤害。


他是个有理智的好小伙,明白剧情不是叶修能控制的,所以没生气。但是他就是郁闷。


乔一帆往兴欣那边走,经过墙角发现一个高气压中心孙翔,好孩子觉得需要表示一下,他就递给孙翔一罐六个核桃。孙翔接过来看清楚,脸色大变,撒腿就跑了。


“呃……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乔一帆惊恐地问。


“没事。”吴启安慰他,“翔翔在每个世界里都会喝六个核桃,尤其是长篇世界,能喝好几箱,提到他就是六个核桃,他现在,对这个东西有点过敏。”


“生理过敏和神经过敏。”牧师方明华做专业补充,“他现在应该跑去吐了。”


“我不是故意的。”乔一帆感到深深的愧疚。


“没事。”正在被轮回副队长安慰的轮回一哥周泽楷安慰他,然后继续听江波涛说话。


——“小周不要太在意呀,剧情我们都是没办法控制的,我领个便当也是很自然的啊。一般来说,我还是竞争不过叶神啊黄少啊,但是至少江周真爱粉也有很大一批嘛,再说了,现实世界中小周是我的就可以了^ ^而且小周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有人要黑你啊,就当做他们是没有审美观念的萝卜青菜就好了。”


在某个世界里被黑得很惨的枪王终于笑了。


乔一帆感觉自己要瞎了,他坚强地穿过了突然队员清一色变身墨镜仔的轮回回到了兴欣。那里,女孩子们正在讨论在新世界看到的电视剧《From zoo de you》,罗辑和安文逸在讨论一些新世界细节问题,前辈们在比拼酒量,真是和平啊……等等,比拼酒量?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魏琛已经在招呼他把倒了一地的人往回搬了。


羡慕英杰。乔一帆想起早早回去睡觉的微草,一边试图把方锐的脑袋放回到枕头上而不是包子的肚子上。


“让我来吧。”霸图的林敬言前辈笑眯眯地过来了,乔一帆礼貌地松了手,看着前辈带着睡着了的前辈离去。可是,方向不是很对啊?


“有些事你不能深究,背后不是特别可怕的黑幕就是你不能知道的秘密。”安文逸在他背后说,然后是罗辑的声音:“对。”


受到了开导的乔一帆顿时感觉兴欣的同僚爱还是如此深厚的,他转身激动地点头:“嗯!”


“啊?”罗辑一脸茫然,“怎么了?我和文逸在讨论这个长篇世界的bug……”


 


 


 


【三】


“繁花血景!”


张佳乐下场的时候听见观众席上一片高呼,明明知道这只是剧情世界,他还是转头看了一眼孙哲平。


谢谢这个世界让我们再拥有一次畅快的并肩作战的机会。按照剧情,他悄悄伸手过去握住孙哲平的手,很健康,很温暖。


还是按照剧情,他们有一次对视。


他们都能读懂对方心里的话。这和别的什么世界都不同,这种感情多么真实。


他在心里笑了。


——我已经有了1320次世界冠军。那个执念我已经完成了,放下了。


——我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这一段,一起打比赛的日子。无忧无虑,不必思考自己的动机,不必思考未来的遭遇。只有过程没有输赢,快乐就好。


如果我们能一起拿冠军就好了。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想着,等攒够了奖励点就回去兑换一段没有他出场的时间,自己写一篇他和大孙一起拿冠军的全职同人。


他感觉生活真美好。


……


他忽然又想到了更美好的事——他开始写同人的时候,一定要把叶修那个大混蛋写成一个秃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起来就爽!


张佳乐胜利地大笑,然后因为违反了剧情被扣了一堆奖励点,脸色铁青。


 


 


黄少天的童话里有许许多多小人,顶着文字泡眨着眼睛卖萌。


尽管知道这是剧情他没法控制,剑圣大大还是在心里默默地甩了一把黑线。他开始念着剧情编排给他的台词,一边分心想着为什么其他人还没出现一边吐槽这个设定是少女心满满的自己,一口气读下来流畅不卡壳,一通念下来他收到了一堆奖励点。


大丰收。黄少天问了主神为什么队友迟迟没有出现,得到这是一个“黄少一人乐”世界的回复。


Good!那么本剑圣就不客气了!


黄少天开始完成剧情任务,比如突然入侵脑洞给创造者提供一点灵感什么的,很快他的奖励点就蹭蹭蹭地飞涨。


他已经想好了,用这些奖励点换成天赋点,给喻文州加在手速上。虽然奖励点和天赋点是1000:1的高昂兑换率,不过反正他自己留着也没什么用不是?这么多个世界过去了,他现在有了将近10点的天赋点。


明明我们队长手速比普通人已经快了太多,黄少天其实有点小打抱不平。


喻文州每每都是笑着说不在意。


于是黄少天开始有了这个小小的计划。


他筋疲力尽地传送了回去,直接倒在了大厅地板上——入侵脑洞是很费力气的一件事,多次入侵对身体有一定程度的伤害,而且主要表现在很累很累很累很累很累上。他抬起手表说:“兑换天赋点,兑换人黄少天,使用者喻文州,手速。”


然后慢慢爬起来自己回了房间,睡觉。


黄少天醒了之后蓝雨内部开了批斗会,把他训了一顿,喻文州说要坚决杜绝这种不利于队员身体健康现象的发生,他哼哼唧唧地不乐意当这个反面教材。


批斗会进行了没三分之一喻文州就停住了话题,他让队员们散会,推了推精神不济的黄少天,轻声道:“回房间睡。”


后来怎么样,爆了料但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YLSD先生表示他也不知道。


 


 


小小的苏沐橙,小脸冻得红扑扑的。


她看着哥哥给她认真地一圈一圈地裹上围巾。


她突然很想去抱住哥哥,被扣奖励点也无所谓了。


 


陶轩趴在网吧前台,对叶修说:“嗨,叶秋,不如我们组个战队怎么样?”


少年眼睛一亮。


然而剧情之外的两个人心里都微微发苦。


 


“爸爸好厉害!”


陈果踮起脚尖,去够圣诞树树顶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她在转身的时候悄悄擦掉了眼泪。


 


“我刚刚经过经理室听见,轮回来挖人啦,不知道是谁那么好运。”


江波涛听见身后传来的兴奋的讨论声,把注意力放回竞技场上。


他轻轻在心底叹了口气。


 


罗辑埋头做着笔记,讲台上导师正在神采飞扬的讲解一道二次线性微积分方程。


真是的。他揉了揉眼睛。


多久没做题了?有点生疏了啊。


 


地球联盟第三分队兴欣上将安文逸站在战舰的大屏幕前,推了推眼镜。


长得横七竖八(?)的外星人驾着小艇冲了过来。


他其实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


 


“一如既往。”韩文清淡淡地说。


张新杰点了点头,抬手用了一个小法术解决掉最后一个外来入侵者,看了一眼壁钟,果断地回屋睡觉了。


……这方面,原著、同人和现实都是出奇的一致。


 


“我们是冠军!”


中国队把奖杯高高举起,会场内外翻腾着红色的海洋。


“第1321次!”张佳乐高呼,刚刚攒起来的奖励点又被扣掉了一些。


那没什么,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攒起新的奖励点。


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感谢所有的写手和画手给了我们这么多的可能性,让我们有机会重新经历再也回不去的那些日子,让我们能够说出真正想说的话,让我们完成梦想。


这样,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第1321个邀请赛背景的世界,有点小小的不一样。


叶修站在欢呼的人群外面点上一根烟,身边也是国家队队服的青年趴在栏杆上轻松地笑。


“哎,活着真好。”他看着那边高呼着“叶修和苏沐秋跑哪儿去了快找他们”的队友们,“就算只是个替补也好啊。”


“其他比赛总还会上场的。”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奖励点攒够了没?回去兑换一段时间别到处跑了,天天领便当真忙,都没空和你聊聊天什么的。”


“我的本来够了。”苏沐秋瞪他,“不过咱们俩都在违反剧情吧?你难道没听见扣分提示?”


 “那我就保持沉默了。”叶修耸肩。


 


 


 


 


 


呐,你知道我最想做到的是什么吗?


——不留遗憾。


 


END.


LO主要开学了恐怕今后出现的时间只有假期或者学校大休qwqqqqq


你们要记得我【x  


关于文风:


无限流,又和无限流不一样,但是也可以把它看作是无限流。


答疑:什么是无限流?戳这里


 

伞&修同人文阅读索引

伞修伞

无敌最俊朗:



伞修伞



 


修伞修





伞修



 


修伞



 


粮食向



专题



 


说明:本索引每月更新一次;本lo整理为个人行为,以lo主喜好为主;方便自己,服务大家。

tangstory

慢慢找,一点一点补全

来自百度
原创
《满天风雨下西楼》
《活受罪》
《长相守》
QAF同人
《Silent all these years》
SD仙流
《风中之城》
《大逃杀》
《一天》
《偷窥》
《Eye of yours eye of the earth》
《天国共分上下两层》
J家
《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你》
《强大虚幻的人们》
《浴室》
《月华微映是空舟,歌罢海西流》
《宇宙の花》
《现実を嗤う》
《现代浪漫传奇》
《Kiss or Kiss》
霹雳
《众生之路》
《浣溪沙》
《霹雳森林》
《裙下之臣》
《人来人往》
《史瓦西半径》
《死敌》
《枕剑而眠》
《误会》
福华
《归剑入鞘》
《Because of Love》
《A Bedtime Story》
《室友七宗罪》
《叔本华钟摆》
祖震
《飞仔正传》
DIR EN GREY
《假面舞会》
《纯洁的真夜》
《静止》
彩虹
《走在月亮上的人》
《非洲——“红色里,只有我们两个”》
《白天的星星》
等等

这个等等,我到现在也不过找到了
《短篇三则》
(《fuck me,boy》《尚未分手》《阿狗与阿猫的年轻时代》)
《偷窥》

《风中之城》等篇目尚未搜到,不知是否与名著同名的原因,还有其他几篇,因为时光等不可抗力。

所有篇目原发处皆不可考,若有同好告知,不胜感激。

站高山兮深谷行
模拟题目,如上,老师说。

大家接下来就开始讨论一些乡土作家,如果在作文中把他们装进去巧妙地装一下。

贾平凹,莫言......反面例子举余华,曹禺(但我仍很喜欢他).....

一个同学说,老师!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装一下的,我最近看了阎连科特别有感触!

老师说,那你要小心一点用,我从前吧,有个学生,因为这个,作文砸了,就没考上理想的学校。

写的啥呀?我们问。

为人民服务!